亚洲365bet官网
您当前位置:中共河池市委党校网站 >> 党校文苑 >> 职工文章 >> 浏览文章

滔滔环江 忆念斯人

时间:2016年10月21日 信息来源:20161020《河池日报》 点击:

秋天北京的天气犹如孩儿脸,说变就变。昨天白天还是阳光明媚、蓝天白云,入夜就变成朔风怒号、落叶满地了……今天早晨天还未亮透,一阵急促的电话声把我惊醒。

老委员长走了。”电话那头传来令人悲痛欲绝的噩耗……

老委员长者,环江县前人大常委会主任、党组书记覃继贤是也。昨天晚上有朋友致电说,继贤兄病重从南宁转回环江了,希望我抽时间去探望探望。因继贤兄罹患肾病已有几年,往返南宁环江诊治疗养已成常态,于是不以为然。心想,再过二十多天我在北京进修学习就结业了,到时再去看看老兄。哪曾想,才过一夜便传来了噩耗!悲哉!为什么好人总是走得那么匆匆?老天真是不公啊!

继贤兄1950年出生,当过六年的公社粮所助征员和大队文书;24岁开始担任乡镇领导,历任乡镇组织委员、副书记、镇长、书记;40岁调任县直部门领导;42岁起担任县领导直至退休,先后担任县人民政府副县长,县委常委、副县长,县委常委、常务副县长,县人大常委会主任、党组书记,县人大常委会调研员、党组书记等重要职务。

长期的基层工作历练,培养造就了继贤兄勤奋务实的工作作风;丰富的实践经验和多岗位锻炼,培养造就了继贤兄超强的处事能力和高超的领导艺术。

继贤兄生在农家长在农村,对农村的状况了如指掌,对农民的疾苦感同身受,对群众的期盼洞若观火。担任领导干部特别是县领导以后,他时时处处为农民、为基层群众着想,勤奋务实工作。他的足迹踏遍了环江12个乡镇148个行政村的2791个自然屯。据初步考证,在环江历任县处级领导中,能完成这个壮举的,除继贤兄外,尚无他人。

继贤兄的报告和讲话,一般不用讲稿,多为即兴演讲。其讲话不打官腔,不用长句,不说废话。通常是围绕“是什么”“为什么”“怎么干”三个问题开宗明义,直奔主题。用的都是群众语言,朴实无华、言简意赅。只要认真按继贤兄的讲话要求去办,没有什么事办不好!

陪继贤兄下乡,最佩服的是他做群众工作的技巧。记得那年到环江北部乡镇发动群众种桑养蚕,因为群众没接触过这玩意儿,心存疑虑,不肯干。继贤兄时任副县长,分管农业,一到村屯,即进驻村屯长或村里、屯里最有影响力的村屯“头头”的家。灶头一坐,拉家常,谈农桑。农家的话题,继贤兄无所不通、无所不晓。引导切题后,继贤兄把养猪和种桑养蚕作比较,扳着指头算细账,比优劣……如果仍做不通工作,绝不轻易言退。该吃饭时与群众同甘共苦,该喝酒时与群众大碗豪饮,必要时夜宿农家……通头则通身,村屯长和“头头”们的工作做通了,则一通百通。结果是,继贤兄亲自做工作的村屯,没有做不通的!在村屯长和“头头”们的引领下,种桑养蚕业很快呈燎原之势在环江北部乡镇推广开来,并迅速发展成为这些地方农民增收的支柱产业之一。

在推进城镇扩容的征地过程中,许多被征地农户不理解政策,看不到城镇化的美好前景,常常以土地减少、怕今后生活没有着落为由,不同意征地。作为分管该项工作的常务副县长,继贤兄推心置腹地问:“北京、上海的人有多少土地?人家生活有没有着落?”简单的话语,使许多人顿时豁然开朗……

上世纪70-90年代的环江,矿山开发如火如荼。矿山开发给环江带来了一定的经济效益,但其带来的社会问题如安全生产隐患、环境污染、社会治安混乱等也令人担忧。随着矿山开发的泛滥与矿产资源的枯竭,这些问题使社会矛盾日益凸显,最终导致了“8.2”爆炸案、红茂矿务局破产后职工大规模集体上访和“6.10”大环江河洪水污染农田等重大事件的发生。在处理这些突发事件中,继贤兄既运筹帷幄参与定方案,又身先士卒赴现场解决具体问题。正是继贤兄敢于担当的精神和敢做善为的技巧使这些问题最终得以妥善处理。

继贤兄清正廉洁的品格更令环江人敬仰,人们亦庄亦谐给了他一个绰号——“老马列”。继贤兄为官几十年,直到他去世,一家人仍居住在县机关事务管理局早年在县政府大院集资建的套房里。病魔缠身后,居住五楼的他,每次上下楼都需要在楼道上歇息两次。即使如此,他仍然“坚守”这套旧房,这绝对不是“恋旧”二字诠释得了的!

继贤兄谢绝同僚的好意,让唯一的女儿在南宁教书。遍查环江县的干部花名册,没有一个正科级干部是他的直系亲属!

继贤兄的老家在环江县驯乐苗族乡全安村甲能屯。该屯距离县道不到两公里,中间有一条小河阻隔。继贤兄分管扶贫时有很多项目资金用于修建村屯公路。相关部门做方案拟帮甲能屯修高桥修水泥路,继贤兄只同意修便桥和泥沙路。理由是修高桥修水泥路是锦上添花,好是好,却浪费了有限的扶贫资金;环江比甲能交通条件差的村屯多的是,先雪中送炭。直到同类的村屯都修了水泥路,他才同意修甲能屯的水泥路。

人们常说苍天有眼,我说苍天是瞎的。如果苍天有眼,那么务实肯干、清正廉洁的好人就不应该这么匆匆地离我们而去!继贤兄他才六十六岁啊!

可以告慰继贤兄的是,纵使苍天无视,上苍不公,人间仍自存公道。为民众殚精竭虑、鞠躬尽瘁者,民众永远铭记他的恩泽!听,大小环江河滔滔不绝的流水不是在为您唱赞歌、唱挽歌吗?大小环江河畔的子民永远忆念您,继贤吾兄,“老马列”!


(作者:覃克参 编辑:gxhcdx)